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新闻图片 !
栏目简介:原标题:马斯克:特斯拉Model 3的生产阶段中“大约有一个月”时间曾处于破产边缘   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,从2017年到2019年,特斯拉Model 3的生产阶段中“大约有一个月”时间处于破产边缘。(文章来源:界面新闻)原标题:权益资产处在较佳配置时期,成长与周期出现“跷跷板效应”概率低——专访善水源资产创始人刘明月 摘要 【善水源资产刘明月:金融股是否启动取决于周期是否来临?】“大金融”是要看周期的,因为它的周期跟整个宏观经济是紧密相关的。如果周期阶段没有到来,你这个时候去投它是不划算的。以银行为例,影响银行最大的因素就是净息差、不良的生成以及贷款的总量、中间业务等等,而这些因素都是跟整个经济的周期息息相关的,而随着我国经济保持增长,从中长期来看也是一个不错的赛道,但短期难下结论。   四季度,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将会继续出现。那么,目前就是一个较为理想的配置阶段。从方向来看,大消费、大健康、科技以及金融都存在较好的细分赛道和标的。  四季度第一个月的市场“先扬后抑”,那么后续将如何演绎呢?《红周刊》记者就此专访了善水源(横琴)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、投资总监刘明月,他表示,四季度市场存在结构性机会,“只要有结构性的机会,我们觉得就是比较好的一个配置阶段。”  刘明月认为,当前的权益资产处在较佳配置时期,以白酒为主的大消费、以医疗服务为主的大健康以及顺周期的大金融领域,都可能在四季度出现投资机会。  当前的市场处在较佳配置时期  成长与周期的“跷跷板效应”不明显  《红周刊》:10月开市以来,市场“先扬后抑”,您认为四季度市场的利好因素主要有哪些?  刘明月:首先,从宏观基本面来看,我国的宏观经济整体呈现为一种向好态势,经济复苏将是支撑四季度市场走牛的重要因素。其次,从流动性角度来讲,整体还是保持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状态。  另外,从政策层面来看,高层当前正在大力发展资本市场。而通过资本市场去推动经济的发展,推动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创新,是非常良性的一个方向。所以从经济、政策角度来说,这些关键因素对四季度市场都是有利的。  《红周刊》:主要的增量资金来自哪里?当前是否是资产配置的好时机?  刘明月:首先是外资,我们看到,外资对A股市场的配置比重是在逐步增加的。虽然外资也会根据市场估值、板块走势出现动态调仓,但整体来看,外资流入A股将是长期趋势。其次,在“房住不炒”的政策调控下,“炒房”资金要么直接流入到A股,要么是通过购买基金以机构化的形式进入A股,这也是主要的增量资金之一。  对权益资产而言,当前是一个较为理想的配置阶段。目前来看,无论从中长期还是短期而言,市场的结构性机会都是存在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企业盈利能力的回升,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将会继续出现,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,只要有结构性的机会,我们觉得就是比较好的一个配置阶段。  《红周刊》:近期,汽车、化工等周期股表现较好,而一些科技甚至消费白马闪崩,您怎么看周期的机会和白马的业绩、估值“双杀”现象?  刘明月:部分周期行业保持强势,核心还是在于它所处的周期阶段。以化工为例,因为细分子行业比较多,其中部分子行业的投资逻辑是需求度提升,市场份额增加等;还有一些子行业是景气度整体出现提升,行业周期出现明显向上拐点等等。这要结合具体的子行业情况进行分析。  至于科技白马闪崩现象,其实许多标的都是疫情受益股,那么当疫情消退,它的市场需求、短期业绩都会回归到正常的状态中去,估值也是如此,我觉得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纠偏的过程。  《红周刊》:具体到四季度,成长与周期股的机会是“并存”还是“跷跷板”式的?  刘明月:无论成长股还是周期股,它们都会按照各自的行业逻辑去表现。公司的行业景气度、质地以及盈利持续性等才是决定于股价表现的重要因素。所以,我认为成长股和周期股之间并不会出现明显的“跷跷板”效应,两者的相关性是比较弱的。另外,因为整体来说市场资金是比较宽松的,四季度成长和周期都有可能出现机会,尤其在一些优质个股上,会出现较佳的投资机会。  大消费、大健康将成“价值成长”集中地  金融股是否启动取决于周期是否来临  《红周刊》:我们聊聊您对“价值成长”的理解吧。  刘明月:我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是这样的,主要是基于公司基本面的分析,对公司进行一个合理定价,然后以公司的定价为基础来进行投资操作。对于价值成长,更注重于价值与成长两者的结合,在立足价值投资的基础上,通过中长线投资去获取企业不断由小变大、利润不断增长以及市值不断增大的投资收益。  《红周刊》:那么,哪些行业既具有较好的商业模式,又符合您的理念呢?  刘明月:我觉得大消费、大健康以及科技与金融这样的行业,它们既存在较好的商业模式,同时出现价值成长股的机会也较多。进一步细分的话,大消费中的白色家电与白酒;大健康里的医疗服务、医疗创新、医药商业等;大科技中的消费电子、云计算等。  《红周刊》:能否举一个价值成长的历史案例?  刘明月:以白色家电为例,最早的时候家电行业是充满竞争的,毛利率、净利率不断往下降,这样的行业其实是很不好投资的,很不适合投资的。但空调的需求量是很大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行业的充分竞争,行业龙头开始慢慢确立。这时候的龙头已经体现出规模优势和技术优势,虽然它的毛利率还是比较低,但是未来稳定的盈利模式实质上确立起来了。  和黑色家电不一样,白色家电的技术更替没那么快,所以它的规模、技术和成本优势一旦形成,就出现了过去几年蓝筹股诞生的过程。  《红周刊》:对于典型的价值成长股白酒股,您怎么看?  刘明月:我觉得白酒的行业格局已经演绎得比较清楚了,白酒市场巨大而且稳定,接下来就是各家酒企业如何去分享产业的蛋糕。  我认为,这里面最核心的逻辑就是消费品牌。许多白酒都有上百年的积淀,它的品牌一旦确立就很难打破。无论八大名酒还是十七大名酒,越是头部的品牌其地位越是难打破。另外,随着消费升级,高端白酒的需求会不断提升。当前,高端或者次高端的白酒消费量占白酒整体消费的比重是比较低的,所以它的集中度提升还有比较大的空间。  从白酒价格来说,现在随着产品议价能力、品牌集中度提高以及消费升级等条件的形成和刺激,会使白酒的价格呈现一个稳固的阶梯性的上升趋势,所以白酒行业的商业模式处在一个很好的阶段。  《红周刊》:相比以上行业,投资“大金融”要看什么?  刘明月:“大金融”是要看周期的,因为它的周期跟整个宏观经济是紧密相关的。如果周期阶段没有到来,你这个时候去投它是不划算的。以银行为例,影响银行最大的因素就是净息差、不良的生成以及贷款的总量、中间业务等等,而这些因素都是跟整个经济的周期息息相关的,而随着我国经济保持增长,从中长期来看也是一个不错的赛道,但短期难下结论。  《红周刊》:券商和保险呢?  刘明月:券商也是一样的,券商其实跟银行是有点类似的,券商也具有周期属性,与市场的波动周期是紧密相关的。如果当大行情出现的时候,投资券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但周期股的核心投资逻辑就是一定要踏准周期的节奏。  因为我是研究周期股出身的,最深的体会就是要想做好周期股的投资,那就是要理顺它的周期所在的阶段。在周期股所处的行业周期出现了明显衰退拐点的时候,一定要及时脱身,否则你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。  再来看保险,保险也是一个周期行业,保险主要业务是保费收入,目前我国的保险密度、保险深度对比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成长空间。从投资收益率来看,在牛市环境中,保险公司的收益率水平是相对更有保障的。再有就是保险也跟利率的走势密切相关。中长期来看,这几个因素总体来说对保险股是有利的。  从企业生命周期中把握其合理估值  《红周刊》:您在投资中很重视公司的估值,那么,如何定义公司估值的高与低?  刘明月:讨论一家公司估值的高与低,主要是跟它的合理价值来对比。  我们首先要回到它的基本面上去,要先看看它的价值到底是多少,它过往的业绩、报表的质量以及业绩稳定性,结合具体公司未来的、长期的成长空间和持续性以及它实现的概率等等,通过这种横向和纵向的综合对比,最后去看它的估值是在哪一个区间。  《红周刊》:您控制回撤的策略是怎样的?如何控制风险?  刘明月:首先,就是对自己的投研体系的贯彻执行要到位,包括从宏观策略的判断,行业的选择,个股的分析以及个股的筛选上,按照估值的体系等等,这个是重中之重的。其次,就是在个股操作的灵活性上要适当加强,这跟我在公募期间略有不同。  第三个方面,对仓位的把控。我会根据自己的判断,未来的大盘的走势以及整体的机会的大小对仓位进行调整,但我们的仓位总体来说是不会频繁变动的,更多地时间会去精选行业和个股。  《红周刊》:您如何来平衡“分散持股”与“集中持仓”两者的关系?  刘明月: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们构建组合过程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,一个是行业的集中度,你的行业集中度越高,危险程度就越大,所以保持一个适度的行业分散度,尽量是弱相关,这样的组合稳定性就会比较强。  个股也是一样的,也不能太集中。太集中地重仓一只个股肯定是不行的,尽管巴菲特认为看准了要重仓,但关键还是你重仓到什么程度,重仓的是什么公司。  做投资并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,我觉得对投资组合要保持一定的集中度和分散度,我个人就不会太集中,但是也不会太分散,但这确实是一个度的把握,也是一门艺术。(文章来源:证券市场红周刊)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图片 >